大地部落文章

封面

孩子充满好奇的眼睛,是最美的画面!

孩子充满好奇的眼睛,是最美的画面!

一个孩子,拥有了求知的好奇心之后会激发多大的能量?

我们不妨来看看,人本教育之父--卡尔·罗杰斯,在《自由学习》这本书中,分享自己小时候求知的经历。

\"从小学到高中,我一直是优等生,成绩很好。但我经常会让老师们很恼火,虽然没有公开地挑衅或反抗,但我会耍小聪明来逃避老师们制定的规章。因为我的家庭有严格的宗教信仰,使我与其他人疏远,我成了一个离群的孩子,几乎没有什么朋友。在我十三岁那年,我家从郊区搬到了林木茂盛的大农场。那时,吉恩斯特·拉顿波特的书很流行,书中有对荒野的描述,提到了许多在夜间活动的飞蛾。我们搬到农场不久,我在橡树的树干上发现了一对月形天婵娥,大大的翅膀呈淡绿色,上有紫色花纹。我还能看见那对展开来15厘米长的绿色翅膀上,闪耀着紫色斑点。这与粗糙黑色的树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我彻底被陶醉了。我把它们捉来养,后来雌娥产下了几百颗卵。我找来一本介绍飞蛾的书,一边学一边喂养幼蛾。虽然在抚养第一批幼蛾时我失败了但是我继续扑捉其他的飞蛾,并逐步学会了在飞蛾的整个蜕变过程中如何保护和饲养它们:频繁地蜕皮,吐丝做茧,一直到来年春天破茧而出地飞蛾。看到一只破茧而出地飞蛾,其翅膀只有拇指指甲盖那般大,一两个小 22 时内双翅便长到12~18厘米长,这个过程真是太神奇了。在养飞蛾的大多数时间里,都是在做艰苦的工作:每天需要从不同的树木上采摘适当的新鲜树叶,清扫养飞蛾的盒子,冬天时为了防止过于干燥,要为蚕茧喷水。总之,这是一项大工程。在我十五六岁时,我已经成为这类飞蛾的专家 了。我大概知道二十多种不同品种的飞蛾,它们的习性和食物,以及那些除了在幼虫时期,一生中都不进食的飞蛾。我能识别幼虫的种类,我可以轻而易举地认出长约3~4英寸的幼虫。我不需要走太多的路就能找到幼虫或茧。当我回顾这段最美好的经历时,仍然觉得很有意思。我从未告诉过任何一位老师,只有极少数与我志同道合、对飞蛾有同样兴趣的同学知道。······ 我确信,有意义的学习对每个儿童而言都是截然不同的,因为他们的生活经历与我并不相同·······作为一个促进者,在脑海中仍保存着童年学习的记忆,我会努力找出孩子们学习时真正的样子。我想进入到孩子的内心世界一探究竟,看看到底什么对他们是有意义的。无论有意义学习将发生在孩子生命中的哪一阶段,我都希望至少学校能成为这种有意义学习的温馨之所。\"

在我看来,学习最幸福的事情,就是对于某个方向感到好奇或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从而自由探索、不断进步的过程。

高一的时候我最不喜欢的科目就是历史,历史给我的感觉,总是那么枯燥无趣,总是对于事件的机械罗列,如公元某某年,某某人,在哪里做了什么事情,产生了什么意义。要么就是一些答题的套路。而且一旦你记不住年份和人物,常常就扣分。所以我到大学后,往往回避历史类书籍。

直到后来常常出去旅行,才发现,历史是如此有趣的学科。

当我来到泰国,参加了这里的泼水节,产生了很大的震撼,于是想着去了解一些泼水节的来历。为什么会有泼水节?怎么发展到现在的呢?这与佛教思想有什么关系?又比如说,泰国既保持着自由民主思潮,又对君主有着崇高的敬仰,为什么会这样?

当我来到尼泊尔,看到人们更加不一样的生活方式,那悠扬又充满动感的音乐,特别的宗教信仰,也让我耳目一新。

当我来到西藏,看到我们同为一个中国,却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思维和生活,他们自得其乐的状态更是让我想更多地了解这个民族。

只有了解他们的过去,以及过去至今的发展,才能解答这些问题。正是这些好奇驱使我去读他们的历史,读中国历史,以了解他们的不同以及共同之处。从此,发现历史是一个如此有趣而且实用的学科,它给了我看待事情不同的视角。

如今的孩子学习任务与竞争压力,比起我小时候更加重。加上\"素质教育\"的负担,艺术学习似乎也成为了升学加分项目,好奇心这株脆弱的幼苗,在狭小空间中正忍受着煎熬。希望我们能够一起呵护孩子的创造力。

在此,引用爱因斯坦一句话:

\"近代教学方法竟然还没有完全扼杀求知的好奇心,这真是一个奇迹;为了保护好奇心这株脆弱的幼苗,除了鼓励以外,最需要的是自由;没有自由,它必定夭折。\"

1

4

2

5

3

6